摘要: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英文版音乐剧《乱世佳人》正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热演,前来看戏的观众中有不少都曾读过玛格丽特·米切尔的原著小说《飘》,或是看过上世纪30年代末费雯·丽、克拉克·盖博主演的同名电影。小说和电影已经如此深入人心,音乐剧版《乱世佳人》能够满足观众的期待吗?法国作曲家吉拉德·普莱斯居尔维克说:“《乱世佳人》的故事人尽皆知,我们希望和观众之间就像共同喜爱这个故事的老朋友一样,在剧场探讨更深层的感受,交流对人性的思考。”

28首金曲,谱写乱世中的悲欢离合

“剧本、唱词、译本、音乐、表演都是一等一的好。剧情设计很棒,环环相扣。好歌不断,看完之后能很轻松的哼哼好几首。” 看完《乱世佳人》,乐评人刘雪枫说。

因为妻子和女儿是《乱世佳人》小说和电影的忠实粉丝,法国作曲家吉拉德·普莱斯居尔维克在2003年将《乱世佳人》搬上了法语音乐剧舞台。吉拉德为整部音乐剧谱写了28首歌,风格各异,曲曲经典,高潮迭起,交织出乱世间的悲欢离合。“音乐随着女主角斯嘉丽的成长推进,少女时代比较轻快,逐步加入交响乐团的伴奏,到最后变得厚重而深沉,充满力量。”吉拉德说。

法语版《乱世佳人》首演时,吉拉德的女儿罗拉·普莱斯居尔维克成为了第一任斯嘉丽的扮演者。那时候,罗拉只有18岁,她身上的独立和倔强与斯嘉丽如出一辙,让她得以胜任这个角色。吉拉德说:“《乱世佳人》的故事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它呈现了一个任性傲慢的小女生慢慢成长为独立坚强的成熟女性的过程。现代女性越来越特立独行,她们有自己的想法,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因此可以说每一个现代女性其实都是斯嘉丽。”

如今,距离法语版《乱世佳人》首演15年过去了,《乱世佳人》以英文版的方式重返舞台。为了寻找到最好的演员,制作团队曾去往纽约、伦敦和巴黎,寻找有才华的音乐剧演员。最终,团队收到2万多份简历,单是应征斯嘉丽的演绎就有3000多个。最终,曾主演音乐剧《剧院魅影》女演员瑞秋·高德(Rachel Gold)获得了这个梦寐以求的角色。

瑞秋说:“为了得到这个角色,我看了无数遍小说和电影。剧中我要唱11首歌,还要跳舞,我会把自己的表演录下来,反复观看,寻找不足。我想,演好斯嘉丽最重要的,就是相信自己可以像斯嘉丽一样活着,忠于自己、勇敢、坚定、不可战胜,即便在水深火热中也永远怀抱希望。”

大胆探索,中外联合制作打开局面

英文版音乐剧《乱世佳人》是一部国际联合制作的音乐剧,其中离不开中国制作团队的参与。一直致力于引进海外剧目的九维文化首次试水国际大戏的制作,这是中国音乐剧人深入参与世界音乐剧产业的一次大胆尝试。《乱世佳人》制作人乔静告诉记者,从争取版权,到克服时差探讨合作细节,每个环节都困难重重。“从剧本来说,大家都想做深刻的大戏,但每个国家的人对深刻的理解是完全不同的。而落实到具体的舞台细节,审美观念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良好的沟通是成功的关键。”

来自中国的舞美设计师冯磊,以出色的创意赢得了观众的称赞。在这一版舞美中,冯磊采用中国写意的方式制造出油画的质感,用南方棉田的柔软碰撞北方工业时代的钢铁质感,让古典和现代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全场150分钟无黑幕换景,加强了故事的连贯感。此外,《乱世佳人》多达500余套演出服装的奢华精致也令观众惊叹。斯嘉丽的9条裙子,包括3条璀璨夺目的“礼服”,3条黑色高贵的“丧服”,3条披荆斩棘的“战袍”,展示了一个女人苦乐参半的一生。

在忠于原著的前提下,音乐剧版《乱世佳人》虽然时长只有150分钟过,格局却更见宏大。剧中黑奴们的控诉、风尘女的自白,乃至还是结尾的一曲《无动于衷》,都是以往对这个故事的演绎中不曾涉及的。而正是这些看似无关紧要之处的活色生香,使得主题得到了升华,从一个女性的成长史诗演绎成一段波澜壮阔的时代之歌。作家蔡崇达说:“中学时候读《乱世佳人》,以为谈论的爱情、欲望或者女性独立。今天看音乐剧才知道,《乱世佳人》说的是恰恰因为天地不仁冷眼旁观,身处于其中的每个人才更拼其所有去珍惜情感和寻找爱。”

音乐剧《乱世佳人》将演至1月13日,这部舞台作品不仅仅关于两个阵营的战争、四个人的爱情,或一部分人的自由与平等,它更关乎所有人的命运:我们如何在命运中犯错,命运如何对我们的遭遇充耳不闻,而我们又该如何反击。

首页时政